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正文阅读

无资质整容导致视力受损维权困难 这样的容貌焦虑要不得!

发表日期:2021-09-27 01:30  作者:admin  浏览:

  央广网北京9月24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周益帆)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打开某时尚网站,搜索“医美”,相关的帖子有近100万篇,医疗美容已经走入了越来越多人的生活。一般来说,医美指的是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手段,对人的容貌和身体部位形态进行修复与重塑。

  相关机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达到1769亿元,预计2021年医美行业市场规模可达2274亿元。医美行业高速发展,问题也越来越多。比如整形达不到消费者希望的效果,更有甚者,没有资质的医美行为已经威胁到了身体健康。近日,不少消费者拨打央广新闻热线,反映自己在医美、整容中遇到的问题。本意是为了变得更美,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一行业领域出现的问题该怎么规范?

  在经过小半年时间的考察后,浙江金华的姚雪(化名)今年7月,在当地一家名为亚美整形的医院做了鼻综合手术,姚雪希望通过这次手术能解决鼻尖有些歪的问题。姚雪说:“价格是23000元,以前也做过,有点歪了。术前我都沟通过,第一个要求是鼻子给我做正,第二个(要求)是形状要直鼻微翘。”

  然而,手术不仅没能达到她的诉求,反而让鼻尖看起来更歪了。姚雪与医院进行了多次沟通,院方认为,鼻尖看起来“歪”是因为还在恢复期,等六个月后肿胀消了,看起来就自然了。医院工作人员说:“从片子上来看 ,鼻子看上去有点歪,但是手术是7月份做的,可以先恢复看看。”

  姚雪不认可医院的解释,但复杂的鉴定及司法程序又让她不知所措。她说:“我的意思是说现在都已经歪了,恢复之后应该会更歪。他让我走鉴定,鉴定费得我自己出,如果鉴定出来是歪的,那么他一定要让我修复,我现在是让他给我退钱,他们就说6个月之后。”

  相比起来,姚雪遇到的问题还停留在审美与形态满意的层面。不规范医疗美容造成的代价,甚至可能威胁生命。

  今年2月,山东聊城的耿馨(化名)在当地一家名为圣蒂薇的美容院接受了一个名为“齐眉抽脂”的手术。耿馨说:“我好朋友介绍的,她说技术很高。下午1点做的手术,美容院的工作人员说做了之后眼睛有精神,眼皮不下耷了。它(美容院)就有一个床,做的过程就是美容院的工作人员在我的眉毛下边揦了一溜儿皮,叫我看了一下,然后又缝上了,工作人员说这个眼皮有点高,显得眼睛小,需要抽一下脂肪。我说行。”

  不久后的春节,耿馨突然发现自己的视力出现了严重问题。耿馨的爱人王广德(化名)说:“过年串门的时候,两个人打照面,那个人看见了,她没看见,自己才感觉(有问题)。往下看自己的脚,比如穿的是运动鞋,看着就像穿的是高跟鞋似的,变形。她说跟以前看电视似的,来回都是斜线,像蚯蚓似的来回动。”

  耿馨辗转前往济南、上海、北京求医,最后北京同仁医院确诊为由供血不足引起的视网膜神经炎。王广德告诉记者:“一开始是在我们聊城人民医院,人家医院说像这种情况比较少,建议去济南上级医院看一下。我们又去的济南,结果看着恢复得不太好,又去上海新华医院,说这个是视网膜神经炎。后来又去了北京的同仁医院,大夫说这就是视网膜神经炎,由于供血不足引起的。”

  记者拿到的这家圣蒂薇美容院照片显示,该美容院整体环境简陋,不具备诊室、治疗室、消毒供应室等在内的场所。耿馨表示,自己多次向主管部门投诉,但记者23日拨通圣蒂薇美容院的电话,它仍在营业,对外宣称营业项目只有“眉眼唇”。目前,耿馨已将该相关责任人诉至法院,案件仍在审理当中。

  王广德说:“当时我打12345,找了几次卫健委,也说它没有手续,没有行医资质。我通过法院把它起诉了,现在开了一次庭,过段时间还要开第二次庭。现在的市场太乱了,后果太可怕了。香港马会vip会员图片!”

  整容失败甚至威胁健康的案例,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整形外科医生李嘉伦遇到过不少,如今他在微博上拥有100多万粉丝,常年从事缓解人们“容貌焦虑”的科普。

  李嘉伦说:“这种市场怪象很多时候是利用了人们的容貌焦虑感。举一个例子,(有位患者)做了一个不良的填充,发现眼睛视力变得模糊,然后从面部到鼻子整个部位出现了很严重的青紫,转诊到我们这边来进行救治,就是一个典型的玻尿酸栓塞的表现,玻尿酸打到了血管中。”

  在李嘉伦看来,过度营销、“黑医美”横行是造成医美行业乱象的主要原因。他说:“在营销过程中,很多地方是不合法、不合规的,包括现在很多民营机构,过度推销很多项目。最大的难点就是没有办法界定丑与美,导致没有办法去判断它是不是过度宣传,包括我们一直想去整治的工作室、‘黑医美’项目,到现在依旧存在,操作的人都不一定是医生,他们对解剖层次、对药物品质的掌握都远远不到位,才会导致并发症的产生。”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徐东沂表示,在我国开展医疗美容的机构首先需要取得卫生行政部门核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资质,其诊疗科目中需要登记有医疗美容科及相关二级诊疗科目,从事诊治的人员也要具备医师资质。

  徐东沂说:“医美行业究其本质还是属于医疗行业范畴。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明确要求,美容医疗机构必须要经卫生行政部门登记注册,并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开展执业活动。”

  但现实中,类似无资质工作室开展医疗美容项目的情况比比皆是。记者23日拨通了北京一家开在酒店中的所谓“光学美肌美体中心”的电话,咨询医美中的水光针项目。当记者询问执业医生资质时,对方回避了问题。

  当人们越来越在意美、行业市场越来越大的时候,也是我们更应关注医美行业诊疗严肃性与规范性的时候。

  今年8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征求《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公告,公告中提到依法整治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其中包括重点打击制造“容貌焦虑”等十项行为。

  李嘉伦认为,一方面,主管部门进一步完善对医疗美容行为的界定,打击非法医美行为;同时消费者在接受医美前要注意甄别机构、医生及仪器药品的资质,让“黑医美”接受市场淘汰,才能够让行业更加规范。

  李嘉伦说:“目前我国对医美行业的定义是只要破皮都算医疗行为,但是这个定义其实并不准确,像光电的治疗,其实并没有破皮,肯定是算的;另一方面,像纹身,它肯定破皮了,但它不算医疗,所以目前这方面还有一些模糊的地方,我觉得这也是以后政府层面可能会进一步监管的核心点。对消费者来说,医生、(做医美的)地点以及所做的治疗,这三个部分都要去查证它,在国家的网站上查备案的资质,才能保证做的是一个正规合法的操作,能够最大限度降低风险。”

Power by DedeCms